当前位置:主页 > 365bet进入官网 >

[食]烙豆皮儿

来源:网络整理 发布时间:2019-09-28 05:36

伊文

豆皮是恩施农家的一种风味食品。每年一入冬,乡下农村便开始忙活着做豆皮。最先忙碌的是孩子们,放学后背上小花背篓到山坡上去扒松针,将金黄的松针用葛藤条扎成一小捆,放到背篓里,闪闪摇摇地下山,再将成捆的松针堆在自家屋檐下,直到堆成一座小山。松针是做豆皮必备的燃料。大人们说,用松针火烙出的豆皮儿,其味香鲜。

燃料备足后,就轮到大人们忙碌了。他们挑出珍珠般的大米,对入一定比例的白包谷,搅拌均匀,浸泡在大木桶中,一天一夜后,再用磨推成浆。磨有水桶粗,一人推有点吃力,得二人联手才行。一个人推磨,另一个人就握着木勺站在磨边,用木勺舀了瓷盆里的碎米子和水,频繁填入磨眼,便有雪白的浆汁溪流般地流下来,汇入磨架下的大木盆中。至此,制作豆皮儿的原料齐备了。

乡下管做豆皮叫烙豆皮儿。烙前需用一张铝皮做成一个漏斗状的工具,然后用细竹篾条扎成的刷把去油罐里蘸些菜油,将蘸油的竹刷把在滚烫的铁锅里一扫,便会“嗤”地冒起一股青烟。这时,迅速从木盆里舀起一瓢浆汁,倒入铝皮漏斗里,边倒边用右手的小拇指挡住下面的漏眼儿。倒满后,对准锅底,松开小拇指,飞快地将浆汁沿锅的四周旋上去,直到布满铁锅,再盖上锅盖。接着,又以同样的方法进行第二口锅的操作。待盖上第二口锅,就揭开第一口锅的锅盖,随着热腾腾的香气扑面而来,一张由圆圈儿连成的豆皮儿制成了。大人不顾烫手,用魔术般的快捷手法,从锅中抓起豆皮儿,轻轻一提,便成一束,放在早已置好的大簸箕里,达到一定量后,帮工的人就端着簸箕到厢房的楼上,将烙好的豆皮儿有序地挂在竹竿上晾干。为防止掉落的豆皮儿裹灰,楼板上还得铺一大张塑料薄膜。

烙豆皮儿时,人们会天南海北闲聊,谈年景,谈收成,谈漂亮女人,谈得你耳热心跳,瞠目结舌。平时有点宿怨的,便在你说上句我接下句中,不知不觉消除了隔阂。

烙豆皮儿最后一个节目是吃豆皮儿。夜深了,鸡也叫过几遍了,豆皮儿也烙完了,帮工的人早已饥肠辘辘,哈欠连天。主人慷慨地向帮工的人提出,将最后出锅的几张豆皮儿留下。主人见两口锅腾不开,便在另一间屋架一口小锅,把猪油熬化,将碎辣椒、姜末、蒜末等在滚烫的猪油里一炸,舀上几瓢水倒进锅里,洒上盐。水一开,出锅的热豆皮儿便下去了。这时候,帮工的人围桌一坐,有的人就开始与邻座打起赌来,赌谁吃得多、吃得辣。也有人当起美食家,评说谁家的豆皮儿味美,谁家的豆皮儿嚼劲差,吆喝笑闹,快把屋顶掀翻。

烙豆皮儿的时节是农村的节日。今天你给我帮忙,明天我给你帮忙,吃得再多也不心疼,只愁没把你肚子胀破。一种乡谊、一种古韵就在忙忙碌碌、乐乐呵呵中弥漫了整个村庄,这时格外祥和欢乐。这当然是我记忆中的事了。

前不久,乡下亲戚送我一袋豆皮儿,话题很自然转到烙豆皮儿上,亲戚说,现在的豆皮儿是机器烙出来的,一斤豆皮儿得多少多少钱。我问亲戚的看法,亲戚说省去很多麻烦,又节约时间,既方便又实惠。我一愣,接着便惆怅,如今的乡村倒现代了,但那种祥和的古韵、浓郁的乡情还在吗?

下一篇:上一篇:[食]恩施合渣 上一篇:下一篇:独特的土家族饮酒习俗:咂酒

与本文相关的作文

    本站仅供体育资讯和直播查看!只用于网络娱乐游戏和体育爱好者参考浏览,大家请自觉严格遵守所处地区的相关法律!